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网红

焚天剑帝 正文 第一卷_第一千六百二十三章 里应外合(2)

发布时间:2020-01-17 02:03:25

焚天剑帝 正文 第一卷_第一千六百二十三章 里应外合(2)

林琅回来后的所作所为,唐青青用渡鸦传书给了秦冲。

他立即做好安排,把圣庭的一伙人也叫到了一起。

当天铸城的蝮蛇帮大军一出动,城中空虚,帮主和苦长老留守,这两个都要干掉。

林琅日后要当帮主,她所说的这番话不能骗人,所以秦冲要配合在她所说的地点安排好人,这么多人出马总不能连个人影都见不着吧。

所以圣庭的人要配合来演好这场戏,跟蝮蛇帮的人交手,碰一碰然后再逃。

将这些人引开,当他们返回老巢的时候,帮主已经换人了。

长老也换了,林琅独揽大权。

至于帮主的死,可以推给圣庭的人,说是这群人狗急跳墙。

至于以后跟秦冲建立合作,消除两方的敌视关系,眼下还做不到,这个可以慢慢来推动。

蝮蛇帮的一举一动尽在秦冲的掌握当中,有人做内应事情果然是好办多了。

众人开始行动起来。

秦冲带着刑豪、海隆、南秦、杜重、牧青五位入城,其他人则跟圣庭这些人走在一起,负责引开敌人的主力。

是夜。

苦长老正在屋内查阅账本,他是长老之首,兵马钱粮五一不管,在整个帮派都扮演着大掌柜的角色。

他用笔在账目上不停勾画,忽然听到院内有异动之声。

他有训练一批自己的人,看家护院,今晚风很大,有点太安静了。

护院的人,各个都是精壮汉子,稍微走动一下都能弄出一些声响来。

“九指,送一壶提神精气酒来。”他朝着外面喊道。

没有应答。

“你小子莫不是又偷喝酒,喝得酩酊大醉了?快点给我滚进来!”他将笔朝案上一放,起身朝着门口走去。

噗的一声。

窗户被砸出了一个大洞,滚进来一个东西。

苦长老低头一看,脸色顿时大变!

破窗而入的竟然一个人的人头,不是别人,真是他的心腹九指。

这个人以前好赌成性,有一次输的太狠,被砍断了一根手指,变成了九跟指头。

实力很强,虽然好赌,但是做人很有原则,说断指就断指,可没有一怒之下砸了人家的场子。

苦长老很欣赏懂得节制,讲规矩的人。

“隗苦,你忠心耿耿的狗已经被我宰了,滋味不好受吧。”院子里响起一个低沉的男子声音。

“什么人?!”

既然九指都被人砍下了脑袋,其他护院自然也已经被扫除了。

竟然一点动静都没搞出来,来的人的本事可想而知。

“哎呀,你年纪一大把啦,怎么如此健忘了呢?好吧好吧,那我就给你提一个醒,你当初在扫灭兴义帮的时候,可是蝮蛇帮的智囊,很多阴险毒辣的诡计都是你想出来的,自打我离开北域之后,一直都盼着能够再见到你呐!”

“杜重!”苦长老大声叫道。

房门碰的一脚被踢飞出去,杜重笑吟吟地大步而入,手中的黑刃鲜血直淌,可见他来到这里一路少了不少人。

“杜兄,今天还杀得过瘾吗?”刑豪提着寒渊刃跟在一侧,甘愿让这位原兴义帮的帮主唱主角,上演一幕复仇的戏码。

“不够,还远远不够呢!等我砍下这头诡计多端的老头的头来,憋在心里的一口气才能发泄出来。”

“银鳞蛇——隗苦,蝮蛇帮的大掌柜,我在海上就听过你的名字。”海隆在另一侧站着,手中的大斧冒着雷光,霸气十足。

“你是何人?”苦长老神情相当的严肃,一个杜重他还不惧,但是跟进来的这两个人看起来极为危险。

“哦,我叫海隆,之前有个绰号随便叫的,是叫海霸王。”

“海霸王?!”苦长老吓了一大跳,“你怎么会在这儿,你怎么会跟这个落荒而逃的家伙走在一起?”

“不是我和他走在一起,而是我们都在一个人的手底下做事。”海隆笑呵呵地解释道。

“什么?你投靠了谁?”

海霸王的名声还是有些知名度的,不管是暗旗主还是剑旗主过去都曾经想要招揽他到麾下来。

他都拒绝了,相当的桀骜不驯,要他臣服可是很难很难的。

“这个人你一定听说,就是南域的秦冲,他也来了。”

“秦冲亲自过来了?”苦长老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。

“是啊,此时应该正跟你追随的帮主见面呢,今天便是他的忌日。”

“速战速决吧。”刑豪催促道,“闲聊到此为止了,一起上!”

三人毫不客气,直接扑了上来。

苦长老心脏猛跳,忍不住叫道:“我命休矣!”

他再有能耐也不能打三个人,光是一个海霸王就未必打得过。

庄园内。

赢鹤忙于修炼,在出关之前一直禁欲,如今夫人回来了,他腹中早就憋着一股邪火需要发泄。

林琅似乎也是等不及了,特地约他到大水房来。

大水房是庄园里的一个地方,里面有温泉水池,空间足够大很适合居住,是个很纯粹的休闲娱乐场所。

他走进来的时候,远远地便听到了水声,心里顿时猫抓一样痒痒。

穿过金灿灿的过道,林琅正坐在水池便,赤着双腿坐在那里,雪白的脚丫在拍打着水花,两位女侍从坐在旁边的椅子上,神色冷漠。

怎么侍从也在这儿?

赢鹤倒是也没多想,这两个女人的姿色倒是也不错,如果三个人一起,他更是喜欢。

“夫人,等不及了吧?”他埋着大步走进来。

“确实是等不及了,听说在大水房,你过去玩完女人之后,会将人溺死在这里,是不是?”

“啊,都是一些胭脂俗粉,哭哭啼啼的,这么快活的事情,事后竟然还哭,真是不会讨主人的欢心,这种蠢女人很该死啊。”

林琅点了点头,站了起来,“我今天特地来跟你求个东西,你给不给我?”

“给,当然给!”

“别回答的这么痛快,这东西可只有一个,你给了我,自己就没有啦。”

“无妨无妨,夫人说吧!”

“把帮主的位置给我吧。”林琅笑着说道,“你可是已经答应了哦。”

西安碑林科大医院电话
苏州圣爱医院能用医保卡吗
安庆男科医院哪家好
贵阳治疗癫痫病十佳医院
深圳治妇科病多少钱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