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网红

逆天龙尊 第1118章:翻脸之时

发布时间:2019-09-26 01:19:16

逆天龙尊 第1118章:翻脸之时

秦霜的神格本源被强大禁神能量镇压着,无法凝聚识能,跟他隔空对话,只能竭力保持着心神的喜悦,让那头禁龙心奴感受到。

“圣主在上,小奴当日,猪油蒙了心,参与折磨圣主的酷刑过程,实在罪该万死,为求赎罪,小奴向圣主传输一股封禁能量,希望能先替主人化解一下镇压之厄,待小奴觑准机会,绕开守井卫士,便去释放圣主出井牢。”

那头禁龙,禁无病传递意念心声的同时,一股封禁能量,便传入秦霜的识海,顿时弥漫在他的神格深处,本源海上,沉重不可测量的禁神压力,不由自主的为之一轻,顷刻之间,秦霜便拥有了催动部分本源精气的力量。

他心头大喜,知道禁神威能,是不会镇压禁龙族人的,只是相隔太过遥远,那禁无病忌惮守井卫兵,不敢传送过多封禁能量,免得被察觉出来,坏了拯救圣主的大计。今日第一次跟圣主取得精神联系,传输一股禁神能量示以效忠之心,当做投名状而已。

随后,那禁无病便无声无息,显然离开禁神井附近了。

秦霜默运神格本源深处的那股封禁之气,感觉仅能化解部分压力,要想催动本源精气,震碎封禁手镯和封禁脚镣,还差得远,要想震开,必须爆发全身力道,这还差得远,饶是如此,他也觉得对付邪眼之王,有了更大的把握。

他传授给邪眼之王的那篇不灭经文,是经过巧妙的删减增添的,他那青龙心奴诀的部分经文,巧妙的偷天换日,添加到堕落不灭诀中,这是他练熟了的神通秘法,哪儿能删,哪儿能添,还显得天衣无缝,他心里一清二楚。

像邪眼之王这般古路公敌。还是他未来神秘大帝的爪牙之一,秦霜岂能把自己的安危,寄托给他?邪眼之王自恃经验老道,谨慎无比。但他千算万算,也没算到秦霜是大帝之子,早就兼修了堕落不灭诀,甚至在他神格本源深处,就藏着那部堕落真经呢。

“胡来。耗子,诸位圣徒,你们都准备好,跟我一道,准备镇压那邪眼之王,正好拿他当你们的能量大补,帮助你们凝练新的混元神胎。增强你们的武道力量。”

秦霜一道意念,便传递给感受到本源松动,从神格万隐空间,延伸出来的胡来等人的意念。这些天,在强大的禁神能量镇压下

逆天龙尊  第1118章:翻脸之时

,他甚至都无法跟他们取得联系,此时得到那股禁无病禁龙神能相助,彼此才取得联系。

“好嘞!”胡来等人摩拳擦掌,他们曾经感应到禁龙族和风城绝,酷刑折磨秦霜的过程,早就恨得牙痒痒了,只盼着脱困之后,血洗禁龙族呢。

秦霜随即小心翼翼。保护那股珍贵无比的封禁能量,这股化解更强禁神威能的神罡,可不能随便浪费掉,就像好钢必须用在刀刃上。才能凸显出它的价值一样,必须等到对付邪眼之王时,才能催动它,突然反客为主,抢到一线先机。

那邪眼之王一旦融合两门绝世武道精华为一体,识能暴增之下。不知有能多强呢,秦霜虽然神鬼不知的夹带大帝心奴诀进去,但能不能一下转化邪眼之王为他的虔诚神奴,可没把握,这头老邪眼的识能简直太强大了,在禁神井下,还能挣扎着不断增强他的识能,秦霜要不是拥有不灭诀护体,都要受到他那股识能的致命威胁呢。

必须小心小心再小心。

老邪眼,如果脱困的话,极有可能比原始浩南还要难缠,他曾经是混沌神界一族之王,奉了那神秘主人的命令,才自我封印力量,降临下界,来到古路的,可不比原始浩南,是外系子弟的身份,降临下来的,他修炼的岁月,恐怕超过几十个原始浩南。

光靠这股禁无病的封禁气流,秦霜都没把握,主动进攻下,击败那头老邪眼。这一个月来,他不动声色的观摩着邪眼之王的修炼,见他体外溢出气息,越来越强,显然是融合绝世武道精华不断在进步的迹象。

那邪眼之王,极为狡猾,一边修炼,还时不时的突然停下来,佯作震怒,喝问秦霜究竟有没有暗藏修炼陷阱,怎么他觉得某种不祥之感呢?等等等等,想诈秦霜一个冷不防,他却冷冷的察言观色,窥视秦霜回答时的脸部表情,眉毛眼神等等,看的相当仔细,不得不承认,这老货谨慎的令人咋舌。

饶是邪眼之王j诈似狐,在强大的堕落不灭诀经文的吸引下,他还是一段接一段的修炼着,时不时的诈秦霜一下,当他判断秦霜表现正常,没有异常的情绪波动时,便会继续修炼下去。

眨眼间,又是一个月过去了。这中间,禁无病似乎瞅到机会,又潜入禁神井附近两次,传输给秦霜两股他的封禁精气,只是始终没法避开守井卫兵的视线,无法飞下井底,救出青龙圣主。

但这已经帮了秦霜的大忙了,三股封禁精气,能让他爆发出来时,抗衡更长时间的禁神威压,调动更多体内圣徒的力量。

这日,邪眼之王的额骨深处,突然咔嚓一声清脆颤音,像是一个j蛋壳破碎了似的,一下便把秦霜惊动了。

嗡!硕大的独眼,睁开了,邪眼之王狰狞的脸上,浮现一抹亢奋的狞笑,一股强大的识能,从他眉心深处席卷而出。

吱吱吱、吱吱吱、吱吱吱……

一枚枚穿透他的神体,深深钉入墙壁深处的禁神钉,被熔炼两种绝世武道精义于一炉,识能暴涨的邪眼之王的目光凝视,竟然缓缓自动拔了起来,一寸一寸的上浮着,最后,被他惊人暴涨的识能凌虚拔出。

当啷啷,七枚禁神钉,丢落在地面之上,邪眼之王闷哼一声,七股血箭,从七个血窟窿处喷s出来,迅速便被他识能点x,止住了喷血,他独眼眨了一眨。突然盯着秦霜,嘿嘿嘿的得意而笑起来。

“恭喜前辈,贺喜前辈,真的溶合两门武学精华于一身。让你的本源升华,识能暴涨,你我脱困,就在今日。”秦霜脸上,浮现毫不掩饰的惊喜之色。一叠连声的大声赞美起邪眼之王,但在心底深处,却浮起最大的警惕。

一道神念,传给胡来,顷刻间,众圣徒严阵以待,准备迎接即将到来的大战。

“哈哈哈,秦霜小友,你说的没错,你我脱困。就在今日,三千年了,我邪眼之王,终有重见天日之时,这一天能提前到来,老夫还要多谢你的慷慨相助,没有你的堕落不灭诀,我也不可能升华我的神格本源,我也不可能拥有脱困的强大识能。”

邪眼之王,目s骇人精芒。他的目光,盯住那条缠裹着他的禁神长链,该链便自动随着他识能延伸,一圈圈的凌虚解了开来。就好像有一头禁龙族人,亲自给他解下一根根禁神长链似的。

哗啦啦……十多根禁神长链,散落一地,邪眼之王,缓缓站了起来,他的双腿。历经三千年的盘坐,早已干瘪无比,恍似枯骨了,但这不要紧,他催动神格本源,一股生命精气激s下来,滋滋滋……血r生长的颤音声中,迅速修复骷髅般可怕的神体,重新恢复了弹性,恢复了活力。

“禁龙族,本王脱困之日,就是血洗你一族之时!哈,哈哈,哈哈哈哈哈……”邪眼之王得意的狂笑起来,笑声震得穹形井牢轻微的颤抖着,似乎随时都要被他可怕的笑声震塌似的。

“请前辈带着晚辈,一块儿出井!”秦霜面现兴奋,雀跃无比的叫道。

“放心吧,小友,我怎么可能会忘了你这位小恩人呢!”邪眼之王身形一晃,便站到了秦霜的面前,笑眯眯的冲他说道:“我一向信奉,有人施恩于我,我必吃掉那人,以示报答之心,秦霜,你帮我脱困,为了表达我对你的感激之情,我必须吃掉你,让你永远活在我的心中!”

啪!说话间,邪眼之王的两只巨爪,便牢牢抓住秦霜的双肩,光秃秃的一颗大头,便凑近秦霜的脸庞,满脸感激涕零的冲秦霜“诚恳无比”的说道。只是说出的内容,令人不寒而栗。

“你你你……你堂堂古路老古董,神界降临的老前辈,怎么敢对我食言?难道忘了你许下的重誓了吗?”

秦霜满脸震撼,嘶声喝道。

“本王一贯守信重诺,哪敢忘记我的誓言呢,本王说的是,一定不会抛下你独自脱困的,但是,本王并没有说,用什么形式带你走,吃了你,让你的血r吞入我的肚腹,带你一起走,也算一种独特方式吧?哈哈哈哈哈……”邪眼之王戏虐的用硕大独眼盯着满脸绝望的秦霜,心头充满了一种变///态的快乐感觉。

这种感觉,他已经三千年,没有品尝过了,在血洗禁龙族之前,先吃掉秦霜,饱餐一顿,才有血洗禁龙族的强大力量嘛,在他的心头,早就盘算好了。

此地是禁神井下,他之所以老猫戏鼠般的奚落嘲讽着秦霜,那是因为他拥有了脱困的惊人力量,而秦霜还是被禁神能量牢牢的镇压着,既不能逃走,也无法反抗,他就像是卖r的屠夫,在他看来,秦霜就是他刀下一堆r,他想切那块,就冲哪儿下刀,想怎么切,就怎么切……

一切都看他的心情,这种掌控生死的巨头心态,他已经三千年没尝到过了,今天终于有了昔日大手一挥,无数神修人头落地的强者感觉。

“是吗,邪眼之王,你中我计也!”

“心奴之符,给我爆发!”

“胡来,钻天鼠,众圣徒,传递识能,跟我合体,攻入邪眼之王的眉心识海!”

蓦地,秦霜趁他得意无比的空隙,一道神念,化作三份,一份化作一道意念语言,狠狠传入邪眼之王的脑海深处,一份引动潜伏在邪眼之王神魂深处的心奴之符,蓦地灿亮起来;最后一份,传递给胡来等人,跟他的识能骤合为一,以迅雷不及掩耳,在近在咫尺的距离内,嗖的从他的双眸激s而出,准确的刺入邪眼之王的眉心识海,猛地侵入他的精神世界……

三箭齐发,猛如雷霆,这一幕,秦霜筹划已久,以有心算无心,以有备攻无备,超乎邪眼之王的意料之外,顷刻之间,便被他得手了。

邪眼之王,面色大变,心神剧震!未完待续。

怎么去南昌博大耳鼻咽喉医院
如何去南昌博大耳鼻咽喉医院
如何到南昌博大耳鼻咽喉医院
谁知道南昌博大耳鼻咽喉医院好不好
有人在南昌博大耳鼻咽喉医院治好吗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