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明星

至尊神武 第一百零二章 破天一剑

发布时间:2019-09-25 18:30:58

至尊神武 第一百零二章 破天一剑

“无极,一线牵!”

空中,一道匹链,带着尖锐的呜鸣声,撕裂了阻挡在它身前的空气,狠狠地抽向陈恒。

那一剑,集合了钱庆半步先天的所有灵力,以及他所能掌控的周遭灵气,再加上对剑势的理解,在陈恒带来的压力下,完全是超水平发挥了。

那一剑,即使坚如磐石,怕也要被一剑两断。

看到那长剑攻来,陈恒眼中神色更加凝重了,脚步迈开,气势沉凝,猛地大喝一声。

星泪剑,原本与陈恒便宛如一体,此时更是气势大升。

陈恒身上的剑意,与星泪的剑意,完全结合在一起。

白光升腾,逐渐融合了红芒,转化为橙色,将陈恒整个人完全包覆在内。

这是什么属性的能量!

看到这一幕,所有人都不禁睁大了眼睛。

紧接着,在陈恒的又一次大喝声中,星泪剑脱手而出,若万马奔腾,如决堤之洪,霎那间,就连钱庆的一线牵光芒都被压了下来。

轰!

两柄剑,悍然相撞,发出了一声剧烈的轰鸣,令得整座演武场都微微摇晃,屋dǐng沙砾下落,顷刻间就被双方的剑气绞得粉碎。

几乎所有人,在同一时刻力贯相耳,用手捂住了自己耳朵,相顾骇然。

轰鸣之声传来的同时,光芒骤然爆发。

一白,一橙,互不相让,彼此倾轧,彼此压制。

最终,缓缓相融,慢慢的转化为黄色。

黄色光芒冲天而起,迅速向外扩散,只不过一眨眼的功夫,已经蔓延到了整个演武场,将所有人的视线完全阻挡。

所有人心中同时一跳,心中震惊不已。

这真的是后天体境的修士所能发出的攻击么?

当轰鸣声响,光芒覆盖,他们再也感受不到战场的情况了。

所有的一切,仿佛被这光效与声效完全吞噬了。

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仿佛亘古久远,又仿似刹那须臾,黄色光芒,终于缓缓消退。

光芒消散,又过了好一会儿,在场的一众弟子才勉强恢复了视觉,皆是在第一时间,摒住呼吸向战场中心看去。

结果,为何?

谁胜,谁败?

即便是纪老这样的人物,亦不敢确定最后的胜负。

不过很快,他们就看清了结果。

吸!

倒吸冷气的声音,此起彼伏,不论是谁,看清了场面的情况,脸上皆露出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。

哪怕原本对周遭一切都视若无睹,恍若未闻的吴老,此时眼皮也是在顷刻间大睁,似乎这一刻,终于脱离了他的预料之外。

鲜血,顺着钱庆的右手指尖滴落。

他身上的衣服

至尊神武  第一百零二章 破天一剑

,无数破洞,下摆之处甚至缺了一大块,头发也是凌乱不堪。

相比于这些,他的目光更是充满呆滞,脸色煞白,表情比周围一众弟子更加夸张,似乎看到了什么不可置信的事情。

在他脖子上,此时正架着一柄一尺多长的剑。

这也就表明了,这场战斗,是他输了。

但,这不是重diǎn!

之所以引发了所有人那副表情,最关键的正是握着那把剑的主人——

毫发无伤!!

是的,毫发无伤,连衣服、头发都没有半diǎn儿凌乱。

有的,只是轻微的粗喘声。

陈恒的胸脯微微起伏着,脸色也有些苍白。

但他的手,没有丝毫颤抖,如铜浇铁铸一般,紧紧握住那柄剑。

从这一diǎn来看,他依旧留有余力,即使无法再战,也不似钱庆那般虚脱。

“你……你是怎么做到的?”

良久,钱庆这才艰难地发出一丝苦涩的声音。

陈恒表情很平静,似乎并没有因为战胜了钱庆而有所兴奋。

除了钱庆值得他郑重之外,更是因为,在五峰大比上,还会有钱庆厉害得多的对手。

现在,还不是他高兴的时候。

“刚刚那一剑,我叫它破天!”

破天!

俩个字,已经让钱庆完全明白了。

他的剑,以势为主,凌厉的剑势,锋锐的剑芒,将所有的力量完全凝聚在一个diǎn上。

再坚硬的东西,总有一个承受的度。

他的一线牵,便是要将所有坚硬之物,一剑两断。

然而,再强的势,再锐的芒,也是天地包罗之下的一种物质。

而陈恒的剑意,则是打破了物质的范畴,已然不是同个级别的了。

试问,连天都能破,更遑论他一个xiǎoxiǎo的剑势。

在二人飞剑相碰的时候,就已经注定了。

钱庆的剑势,只会被陈恒的剑意破开,反卷己身。

所以,他才会是现在这个模样,而陈恒,在剑意的保护下,势如破竹,丝毫不受影响。

“原来如此!好一个破天,好一个破天……”

钱庆嘴里喃喃念着,却是眼皮一翻,向后倒去。

他的力气已然用尽,体内灵力完全抽空,身体是虚弱得不能再虚弱了。

但即使在这种状态下,他依旧含着笑意,似乎因为见识到这惊天一剑而高兴。

陈恒收回星泪,一探手,扶住了钱庆的身躯。

这样一个对手,是值得他尊敬的,陈恒自然不会让他摔倒在地。

“好!”

不知道是谁首先喊了一声,随即,整个演武场响起了热烈的掌声。

经此一战,不论是陈恒还是钱庆,二人地位都是极速蹿升,已然不弱于步入先天,排名第一的明维了。

周围的一众弟子,看着陈恒的目光,已经从敬佩,升华为叹服了。

叹为观止,心服口服!

“老夫,竟然也看走眼了!”

纪老长叹一声,似对着吴老説,又像是在自言自语。

吴老虽然没有开口,但此时他眼睛已经完全睁开了,正好整以瑕地看着陈恒,丝毫不掩饰眼中的赞赏。

陈恒将钱庆交给上前的一名外门弟子手中,表情依旧平淡,转身走到xiǎo白等人身旁。

他相信,经过这一战之后,应该不会再有人向他挑战了。

而事实上也正是如此,东灵峰外门弟子中排名第二的都没法伤到陈恒,就算有人自认能跟钱庆拼斗一下,也绝不认为能打赢陈恒。

在这东灵峰上,能胜过陈恒的,恐怕也只有明维了吧?

不过明维也是参选人之一,自然不可能跟陈恒比试,陈恒参选者的身份也算是坐实了。

而明维的实力也是公认的,更不可能有人自找没趣。

那么,众人也只能将希望放在了最后一人身上。

李修元!

整个广场所有人中,在陈恒与钱庆战到最后一幕时,即使吴老的眼神都有所波动。

但是,只有李修元,自始至终,一直毫不动容,只是静静地站在那儿看着。

此时,感受到人们将重心放在他身上,李修元倒也光棍,直接缓步踏出,来到陈恒先前迎战的地方。

“想打的,就来吧!”

他的语气,一如既往的冷,那张毫无表情的脸,根本让人看不出他心中想的是什么。

他不是孤傲的,而是漠视,仿佛对所有一切都不关心,都所有一切都想抗拒。

李修元这个人,不管是谁,对他理解都不多,只知道他以前表现出来的是后天第九重。

但是,经过陈恒的战斗之后,谁也不会再认为李修元真的像他们认为的那样。

毕竟,从吴老刚才diǎn人的次序来看,李修元可是排在陈恒前面的。

也就是説,没准李修元的实力比陈恒还强。

一时间,众弟子都有些迟疑,有心想上,却又有所顾忌。

李修元也没有催促,就那么静静地站,眼皮更是耷拉着,半开半合,仿佛要睡着了一般。

人群中,许多人的目光都移到了排名第三的伍强龙身上,毕竟除了钱庆之后,他可是剩下的另一个被替换掉的人了。

不管他心里怎么想,这一战是在所难免的,要不然日后同门会怎么看他?

临阵脱逃?

伍强龙可不想背上这个骂名,所以他只是冷哼一声,随即大步上前。

陈恒也有些好奇,这个李修元,究竟有什么异于常人之处,竟然能让吴老指名参加大比。

或许,以往所有人都因为他身上那漠然的气息而有所忽略。毕竟这样一个不合群的人,想要交到朋友确实有些难。

不是没人愿意与他交朋友,而是他根本就不给别人机会啊!

所以他的真正实力,恐怕也只有他自己知道了。

吴老,最多只是从他平日里的表现,有所猜测而已。

就像他陈恒,半步先天,在东灵峰虽然不多,但也不只是一个两个,相对于那些老牌的弟子来説,陈恒显然是底蕴不足的。

但吴老却能通过他晚间练习剑法,从而推测出大致的实力。

只是陈恒具体隐藏多少,哪怕是吴老也不可能清楚的。

“李师弟,我知道你不喜欢多话,那就直接将实力展现出来吧!”

伍强龙显得很凝重,也有些无奈,他不像钱庆,曾经参加过大比的他,知道那份担子有多重。

天知道在吴老説换人的时候,他心里其实是松了口气的,自然也没想要再打回来。

但众目睽睽之下,如果他不有所动作的话,恐怕会让门内那些人看扁了。

别看他在前三的位置待了不短的时间,实则后面那几人一直虎视眈眈着呢,指不定什么时候就把他拉下去了。

所以,伍强龙也是有意要借着这次机会,稍微露一下自己的手段,至于结果如何,他倒不是特别在意。

李修元果然不喜欢多话,在伍强龙説完话之后,他只是diǎn了diǎn头,随即作了一个请的手势。

南充能治疗牛皮癣的医院
南充牛皮癣
南充牛皮癣医院
南充牛皮癣医院哪家好
南充牛皮癣医院哪家最好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