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生活

【思路】姐妹旦(小说)

发布时间:2019-09-14 06:53:04

镇子上的老辈人都记得:当年业余粤剧团的两个旦角,那是围墙里吹喇叭——名(鸣)声在外;一个正旦,一个花旦,扮相好看,演技出色,活跃在舞台,风靡了西江两岸。
粤剧团保留的优秀剧目,最卖座的就是那出古装戏《双飞燕》。此剧在沿江各地乡镇演出时,万人空巷,男女老少涌往剧场,场场爆满。剧情跌宕起伏,原先误为仇敌的两个女子贺鸿燕、云翎燕,几经波折方知竟是同胞姐妹;结果,在与未婚郎君吴岩成亲的花烛之夜,姐代妹做新娘,妹代姐救夫郎,生生死死,释仇解结……那“双旦”,演活了“双燕”,犹如春兰秋菊,各擅胜场!
剧中出演贺鸿燕的正旦,青衣打扮,相貌美丽大方,脾气温柔而刚烈,操着平喉唱腔,字正腔圆萦回悦耳,走起台步来犹如行云流水。而扮演云翎燕的花旦,彩衣饰妆,长相俊俏窈窕,性格聪颖而孤傲,唱的是子喉,声声铿锵余音绕梁,甩的那水袖仿佛风飞蝶舞。
这“双旦”不知迷倒了几许光棍,把多少男人的魂都给勾走了!一次,南江几个登徒子专程来到北岸,就为的亲眼一睹“双旦”。原来,“双旦”都在供销社百货商店当售货员;一见真容,惊若仙女,那几个“咸湿佬”登时直了眼,怎不“种杉”了呢!
“正旦”果然端庄,眉清目朗,亭亭玉立在日常用品柜台后面,神情却凛然不可侵犯。布匹柜台那边,“花旦”也确是美貌,白皙的鸭蛋脸,微弯的柳叶眉,两眼水灵灵的如清泉;更妙的是,她说话委婉似出谷莺鸣,给顾客扯布,将布匹一甩滚在台面,用尺子利索地来回折返一量,那纤手活像在布匹上轻盈起舞着兰花指,把人的眼睛都给晃花啦。
就有“花癫”色迷迷的恨不得一口水吞了靓女,意欲“博懵”揩油水,钻进买布的人群,伸出手去装作捻捏布料的质地,却摸向“花旦”的……
“啪!”忽然,有人一掌拍到,对着“花旦”大声说,“七嫂!就给我剪这块蓝布,六尺!”然后转脸,对那边柜台的“正旦”又叫:“四嫂!帮我挑一只口盅!”
两个“嫂”字,仿佛狠狠两鞭抽去,那几个家伙的的脸登时变了色,然后怏怏地走了。
打掉“咸猪手”的那人,名叫朱汉。别看他也就二十来岁,高中文化,却是镇子上有名的“秀才”,《双飞燕》的编剧就是他,人称“本地文胆”。他的性格本有些木独,为人古肃,但因剧本与演出的事儿常与“双旦”见面,所以双方很熟。此时,脱离了窘境的“双旦”对他报以会心一笑。
不光是那几个南江客,登徒子们的白日梦,终究得醒来——别以为云英未嫁,其实名花有主:“双旦”生长在粤剧流行的广东南海,从小受到熏陶,又曾学艺名伶,拜师觉先;分别嫁给高家兄弟后,她俩就成为了妯娌,同喝一井水,结伴上下班,关系融洽得赛过亲姐妹,因而被人们誉为“姐妹旦”。
“姐妹旦”是剧团的台柱子,朱汉当然很清楚这一点。就在那天,吃过晚饭,为了准备新的演出,他到高家去拜访这对姐妹。
在正街中段,两旁的商店夹着四米宽的门面,就是高家。门头很高,平时只开一扇折门,无法窥见堂奥。走进去,光线很暗,有些阴森。里头原是一条深深的小巷,从这头正门通到那头的后门。屋子一间间相连,每间门口就是狭窄的走廊。巷子中间有个天井,是为两家的分界——面街这头住着高七一家,后面住的是高四一家。
天色近晚,暑气未消。姐妹俩在天井处刚刚练功结束——这里的青砖地面是练走台步的好地方。七嫂从墙边的八角井打上一小桶水,用手绢擦洗秀庞的汗水。四嫂则坐在阶沿休息,卜卜地吸一只铜制的水烟壶。朱汉来到四嫂跟前,拿出剧本,请教唱词如何套用合适的曲牌。四嫂一边吸烟,一边指点着。朱汉笑了,说:“四嫂,吸烟对你的喉咙不好。”四嫂也笑了:“我唱的是平喉,嗓门哑了才更像男声呢。”说着又吸了几口。
朱汉又让七嫂对对台词,找找感觉。他没想到,新写的台词才念过一遍,七嫂就只字不漏也没错地全背出来了。朱汉一边点头,一边在心里暗暗喝彩:三国时过目不忘的张松也不过如此吧?
“砰砰砰砰砰!!!”突然,传来一阵震耳的打门声。不知出了什么事,四嫂和七嫂飞快奔了过去。朱汉动作慢了点,越过天井,走过廊道,来到正门时,眼前的一幕让他惊呆了:折门已被撞开,涌进一大群人,拽着高七拖出房门,七嫂在尖叫,孩子在大哭。那些人不由分说,将高七捆绑押走了。七嫂一声呻吟昏倒在地,四嫂手足无措,孩子乱成一团……
朱汉费了好大的劲儿,帮助四嫂,将七嫂抬到房间床上,又安抚两个孩子,忙到半夜。走出高家后,他四处找人打听,到底高七出了何事?一问,他意识到麻烦大了——
恐怕谁也想不到,“四眼”高七是祸从口出。他小时读了太多书,弄成超高度的近视眼,所配的那副眼镜比玻璃瓶底还要厚上几分,镜片的光晕一圈一圈的,你瞧他时,他不会头晕,你自己倒先得晕了。读得书多,看法也多,他在单位“大鸣大放”时发表意见,这就犯了大忌。
次日,高四也被传走了,一去就是好几天。他被放出来已经没了人形,像矮了好几寸。他没力气说话,也不想说话。不久,高七的结论下来了:他戴了顶帽子,当然不可能是红帽,也不是绿帽,而是一顶铁打的帽子。他被关进了监狱。
关于高七戴的神马帽子?不明就里的人问过“文胆”。朱汉摇头答道:“有嘴不见月。”此话听来是说高七因嘴招祸,蹲在牢中再也看不到月亮;其实,聪明人知道那是个字谜。
高七家一下塌了天。七嫂哪还有心思演戏?她被牵累,从布匹柜台放到生产资料门市,每日与农具、化肥、农药打交道;还得牵挂坐牢的丈夫,养育幼小的孩子,只能以泪洗面。她怀疑丈夫遭厄,四哥或许曾投井下石?但她没有任何证据。不过,她与四嫂的关系逐渐生分了,即使到天井打水也与四嫂错开,这是一种默契,简直也是一种艺术。
如此熬了两年,更闹起了饥荒。高四这人本是个“闷骚”,开饭时也不跟妻子儿女同桌,自个端碗躲进房里吃。谁知他省下粥米、艾果、糠饼,不时偷偷塞给前屋七弟的孩子。到他发作水肿病时,已经骨瘦如柴却肚胀似球,即使扁鹊再世也救他不活了。四嫂哭得死去活来,由此也怨恨七嫂一家断送了她老公的命。从此,妯娌间砌起了一堵高墙,原先的“双飞燕”,成了“分飞燕”。
镇上人们再也看不到“双旦”演戏,无不望穿秋水、搔破手背。又有人问“文胆”:“你跟她俩熟,那姐妹到底怎么啦?”朱汉本身也在落魄着,喟叹说:“且未。”听者莫名其妙:“什么?”朱汉举起一只手掌:“你猜,五个字。”对方更晕:“什么什么?”朱汉也懒得再解释,扔下一声长叹走了。
几年后,刑满出狱的高七,就像换了个人。他先做码头工,叫“扛狗佬”,实在挑不得重担,就做了一个拉车的脚夫,与临河街的“闷葫芦”为伍,让那条纤绳深深地勒进肩头的肌肉里,挣扎往前行。他变得极少说话,与“闷葫芦”倒是投机,成了一对“拍拿”。
这种岁月难熬,人们更别想看古装戏了,粤剧这个剧种都被打沉了,戏服也被烧光了。
如此又过了十年。从高七被押走那天算起,整整过去了二十年!
忽然一天,朱汉快步撞进高家,把一张还带着墨香的报纸亮给“四眼”看。高七用手指捏着鼻梁上的“玻璃瓶底”,将报纸上登载的消息反复读了又读,然后两行浊泪就唰唰地流了满脸。他做梦也不敢想,本以为“世袭罔替”的“铁帽子王”,竟然也有“丹书铁券”报废的这一天!
已经任职镇文化站长的朱汉,张罗重组剧团,排戏演出。他首先去看望和说服“姐妹旦”。尽管风韵犹存,但此时的“嫂”已经变成了“婶”。朱汉以三寸不烂之舌,磨薄嘴皮,终于,四婶与七婶答应出山。嗐!你以为真是“文胆”的功力么?个屁!换了早一年试试?这是日子不同,冬后来了春天啦!
首场演出,就是传统剧目《双飞燕》。这才叫人认识——什么叫做“万人空巷”、“观者如堵”!不光本镇男女,就连远处乡村的老幼,闻讯也蜂拥而来,挤破了剧场。
舞台上,“双旦”扮相好看,演技出色,终究是功底还在,宝刀未老!七婶扮演云翎燕动了真情,顿时泪洒如雨。她用清脆的子喉唱:
分飞万里隔千山,
离泪似珠强忍欲坠仍在眼。
我欲诉别离情无限——
四婶饰演贺鸿燕,用粗放的平喉接唱:
匆匆怎诉情无限?
七婶又唱:
又怕情心一朝淡有浪爱如海翻。
四婶接唱:
空嗟往事成梦幻,
七婶再唱:
只愿誓盟永存在脑间音讯你休疏懒!
全场感动,唏嘘一片。然后,掌声如雷,夹杂欢呼。
往后,虽则岁月不饶人,四婶七婶都显老了。可是,江山代有才人出,高家的后辈继承母亲的天赋,接上了碴儿——又是一对“姐妹旦”!四婶的女儿当上彩旦,七婶的女儿当上花旦;四婶改饰老旦,七婶也改演正旦。
听着“双飞燕”的唱腔,最感慨的人还是“文胆”。为此,朱汉做了一首诗,里头含有奥秘,可打三个字:
叉叉点点抹旧瘢,
冬后一来再复圆。
背面两分二十载,
回心相聚火般燃。
各位看官!故事中的三个字谜,您猜出来了么?
文外附言:
第一个字谜谜底:右。“嘴”即“口”;“有”、“口”组合,去掉“月”就是“右”。
第二个谜底:姐妹分飞女。问者提及“姐妹”,答“且未”,意即“姐”“妹”两字分别去掉偏旁“女”。
第三个谜底:双飞燕。“叉”字抹去其中的“点”为“又”,两个“又”组成“双”。“冬后”指“ン”,“一”又可写为“乙”,将“乙”与“ン”“复圆”,成为“飞”。“背”面指“北”字,“二十”即“廿”;“回”的中心为“口”;“火”指四点——几部分组合成“燕”字。

共 6 2 字 1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本文讲述了:一对“姐妹旦”,早些年演唱婺剧《燕双飞》红极一时,靓彩莺声,迷倒西江广大人众;可好景不长,无奈地遭遇了那个黑白颠倒、美丑莫辨的年代,弄得劳燕分飞,历经劫难;二十年后,拨乱反正,枯木逢春,在婺剧舞台上重新焕发出风采。人生如戏,戏如人生。戏里戏外,“姐妹旦”的经历阐述一个警悟:不论如何多舛的命运与惨淡的人生,对美好与希望都要持有不抛弃不放弃的信念。作者语言丰富流畅,构思精巧,将戏文唱词与现实人生巧妙耦合,加以字谜暗喻等手法,使故事内容丰满,意旨深厚感人。问好作者,阅读欣赏!【编辑:草根舞者】【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 100702】
1 楼 文友: 201 -10-06 08:58:41 文笔轻灵散淡,寓意却厚实深重;描写铺述都很到位。喜欢!
2 楼 文友: 201 -10-12 15: 2:07 好的小说能冶人,能教人,能谕人,能治人,这就是文学的力量,这就的艺术的光芒。作者写了一个好小说,顶一个!宝宝健脾胃什么药好
灯盏生脉胶囊功能主治
小孩脸黄怎么办
孩子消化不好怎么办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