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社会

统御万界 第二三七章 神前竞技(上)

发布时间:2019-09-12 18:36:24

统御万界 第二三七章 神前竞技(上)

田矢忽然一动,六大符印猛的射出?笼罩在孙昂周围,彼此关联,顿时形成了一个符印牢笼!

而他之前准备的那些灵光、掌法,猛的在他双掌之间凝聚成了一个宛如实质的盘龙虚影。田矢紧随而上,双掌沉重推出,仿佛他面前就算是一座大山也要被推倒,就算是一座百万人的大城也要被推平!

孙昂感觉到那六大符印上,一道道的元能刻线降落下来,正是这些发自不同符文结构的元能刻线彼此联系,组成了这一道符印牢笼。

虽然牢笼并非牢不可破,但是已经足够将他困在里面束手缚脚,面对田矢的攻击难以躲闪。

端木登一众至尊强者露出了笑容,就连古川心中也暗暗松了一口气,孙昂败了,就不至于让整个法教下不来台。

可是就当所有人以为孙昂会被这种奇特的战斗方式轻松击败的时候,孙昂抬手在虚空一划,六枚符印忽的一晃,两枚大乘符印率先碰撞在一起,乒的一声碎裂了,而后另外四枚符印就像是狂风中的树叶一样摇摆不定起来。

而后一枚小乘符印失去了控制,一头撞在了一旁的金属柱上,啪的一声碎成了粉末。

田矢大吃一惊,慌忙将掌法盘龙按下来,小心翼翼将最后三枚已经失控的符印收了回来。每一枚五阶符印可都是价值连城,就算是田家一下子损失三枚也是肉痛。

田矢惊讶的看着孙昂,他对于自己的战斗方式比下面那些至尊强者还要了解,也正是因此,对于孙昂举手破去符印牢笼,他更加震惊。

这六枚符印虽然只是五阶,但是都是家族之中几位大师的手笔,而且大师们在一起推演商量了很久,做出来了一个最优选择。

就算是七阶符师也不可能轻松破去这座符印牢笼!

田家以符师立家,可是田家的野心绝不止于此!田矢乃是田家五百年来最出色的武者,天赋过人,田家对他寄予了厚望,因而几乎是倾全族之力,为他设计了这一套战斗方式。

大师们倾注了大量心血的符印牢笼就这么被破去了?田矢几乎不敢相信,他甚至怀疑是不是因为孙昂运气太好,随手一挥误打误中?

孙昂朝他勾勾手指:“有点意思,比刚才那个缠天翼强,还有没有类似的手段,拿出来玩玩。”

玩玩……田矢有一种抓狂的冲动,这是我家数位大师三个月的心血!就为了给你玩玩?我要杀了你!

孙昂对于符印的理解现在已经超过了他的师尊左振宗,而因为钻研了神秘的石笋符印等,他拥有一种先天的优势。

这一套符印牢笼的确是五阶范围内,能够做到的极限了。等级再高的话,田矢目前操纵起来不能得心应手。

田家的大师们也和赵旷阁下一样,认为田矢现在碰上七阶符师也不会被一眼看穿,而他也不太可能遇到更高级别的对手了――偏偏让他碰到孙昂这种妖孽。

符印牢笼被破,田矢手中倒还真是有另外几枚高阶符印,不过他不敢拿出来用了。符印牢笼轻松被破,给他留下了一个心理阴影。

孙昂站在金属柱上,有些失望的摸摸下巴:“没了?唉,算了,不能强求。你这一套符印牢笼不错,不过为什么要分成六枚符印?明明只用一枚大乘符印就能实现啊……”

田矢目光幽幽的看着他:“求你别说了,我自己跳下去还不行吗。”

他真的没脸站在这里,纵身跳了下去。孙昂傻眼:“喂,别跑啊,我不打人,我只是想跟你探讨一下符印。”

嘭!

田矢已经摔在了地上。那些至尊强者们面面相觑,唯独江先生端坐,一身白袍无风而动,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,似乎早已经料到了会是这个结果。

几位至尊强者低声询问:“老江,这小子怎么这么厉害?”

江先生哼了一声:“田矢这个笨蛋跟孙昂比什么不好,偏偏要去比符印,这不是找死吗,他也不想想,连本座都?决不了的符印问题,孙昂都能插手,他这不是自寻死路?”

众至尊强者凛然,万物归本炉的事情他们并不了解细节,现在能够猜出一二了。

朝九通觉得牙根痒痒,这个孙昂难道是自己的克星?怎么如此顽强,各种手段层出不穷,一直到现在还没有被从擂台上打下来。

他又暗自得意,幸亏刚才谨慎了一下,没有再高声叫喊着田矢的有点,替他鼓吹,不然又是一次打脸!

他望着擂台上再次启动,不紧不慢的向上爬去的孙昂,忍不住提醒自己:这小子诡计多端,一定要小心,不要把老脸凑上去让他打。

古川的脸色也不好看,孙昂表现的好,他也没有什么光荣。归根到底,瀛山试炼是他们三个至尊强者的决定,才导致孙昂和三大圣教有了龃龉,孙昂越强悍,越能说明当初他们三个看走了眼。

“他遇到乔弥生了!”有人喊了一声,至尊强者们下意识的看向了身旁的江平野阁下。

江平野是法教的老牌至尊,如今已经是命天境中期,尽管已经有三十年没有突破,但是他成为至尊的时间极长,到现在已经一百二十年了。真的是底蕴深厚。

而乔弥生正是江平野阁下的徒孙,是他最得意的大徒弟的亲传弟子。

江平野身材微胖,须发皆白,正微笑着轻摇着一柄鹅毛扇,淡然夸奖着自己的徒孙:“乔弥生这孩子呀,在我的这一帮徒孙之中算是不错了,能进三十六天才。

修为也是命桥境初期,不算高,不过那是因为他修炼的乃是我教最难修行的一部法典《太古长河诀》,大家都知道的,这部功法进步缓慢,磨练心境,但是在同阶之中,以元息雄厚著称,我教三十六天才之中,恐怕就数我这个徒孙元息最为雄厚。

再加上他的武技乃是八阶《抬云金掌》,以气象万千波诡云蟊著称,两者配合,我这徒孙算得上是这一代三十六天才之中,掌力最盛之人。孙昂……”

他斟酌一下,似乎觉得应该公平而论,便说道:“孙昂的确出色,两人如果是正常争斗,鹿死谁手尚未可知,但是如果孙昂跟我这徒孙比拼掌力,只怕就要饮恨收场了。”

众多至尊强者都很给面子,连连点头称是。

而擂台上,孔武有力的乔弥生眼中精光如火,身后有元息光芒不断膨胀,一尊高达二十三丈的云上金鹏武照出现,仰天一声嘹亮鸣叫,将大片金色元能注入他的体内。

乔弥生很清楚自己的优势是什么,他双脚宛如生根,牢牢站在金属柱上,抬起右掌,身周顿时有一层层的金色云气缭绕,气象万千。

“呔――”

他一声大喝,一掌轰出,顿时天空中金云升腾,仿佛狂风暴雨来临。

“好!”下面的信徒一片赞叹之声,这一掌的确是乔弥生最擅长的,势大力沉,引动天地异变。

孙昂之前手段层出不穷,大家觉得他应该有各种手段应对,可是偏偏在众人惊讶的眼神之中,孙昂选择了最为“愚蠢”的一个方案。

孙昂抬起手掌,重重和乔弥生对了一掌。

“轰……”

乔弥生自信的眼神瞬间无影无踪,取而代之的是彻底的惊恐。孙昂掌中,力量排山倒海,哪怕自己是一座堤坝,也要被这滔天洪水淹没冲垮。

轰隆隆的轰鸣声之中,天空之中的金云异象被冲的支离破碎,双脚生根的乔弥生身形摇摇晃晃,踉跄后退,一屁股坐在金属柱上,紧跟着又是一波巨大的余力涌来,他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,身形不稳从擂台上摔了下去。

“啊――”

至尊强者们也大吃一惊,老牌至尊江平野的脸色极为难看,这几十年来,已经很少有让他这样下不来台的情况出现了。

他重蹈朝九通的覆辙,刚刚腆着老脸夸赞了自己的徒孙,人家就用他徒孙最擅长的方式打败了他。

江平野一阵尴尬之后,疑问浮上心头:“这小子是怎么做到的?”

至尊强者们其实已经心中了然:孙昂的这一掌,几乎没什么准备,随手而发,至少是九阶武技!而且占据了压倒性的优势,恐怕元息的雄浑程度远远超过了乔弥生。

这小子到底是怎么修炼的

?!就连至尊强者也忍不住暗暗赞叹。他们扪心自问,自己在十七岁的时候,远远不如现在的孙昂。

乔弥生跌落地面,又吐了一口血,抬起头来,孙昂已经重新开始往上攀爬,他忍不住摇摇头,这一次,输得真是莫名其妙,但也心服口服,那一掌……实在是太强悍了。简直不应该出自命桥境武者之手。

乔弥生看到上面的那些年轻天才们,一个个跃跃欲试,他心头明白:自己之前不也是这个心思?

孩子消化不良怎么办
剖宫产术后坐月子注意事项
小孩感冒发烧
婴儿发烧怎么办退烧快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