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女人

都市之我为宗师 第二百三十二章 白石、金鲤、黄河!

发布时间:2020-01-16 22:56:26

都市之我为宗师 第二百三十二章 白石、金鲤、黄河!

身子挪动到一处树木前,这里距离那头老虎的尸身并不远。

虎尸身上冲天的血气能掩盖一切,当然,这里说的是血气而不是血腥味。

“脑袋嗡嗡的....疼死....”

孙长宁皱着眉头,那一只手抚在面上,有些痛苦。

这是被那大虎一巴掌拍的后遗症,巨大的力量也传入了脑袋,那是全身的震颤而并非仅仅是肋下受伤那么简单,对于一头饿虎来说,它临死前的爆发绝对是难以想象的,因为那本就是冲着杀死对手而击出的一招。

尸体脖颈上的血窟窿虽然在流淌着血,但终究不是被五马分尸的模样,那一个拳头大的窟窿,对于这头老虎来说,并不显得巨大,血水流淌,但飘散出去还是需要一定的时间的。

山林之中是没有鬣狗的,那玩意在东土看不见,更没有秃鹫,这或许是唯二的两个好消息。

剩下的,在东土的猛兽一般已经很少了,而这一带既然都是这只猛虎的行走范围,那么这就足可以说明一件事情,至少不存在其他的山林性动物,譬如曾经在陕西偷吃牛羊的那只金钱豹。

而黑熊基本上已经只出现在四川了,那么剩余的,或许需要警惕的只有狼了。

山林之中一样有狼,狼并不是草原的固定物种。

剩下的,狐狸之流,狍子都不足为惧,那么需要警惕的,反而恰恰是野猪?

这东西脾气倔,力气大,而且貌似也会吃肉。

孙长宁仔细的想着,过了一会,摇了摇头。

自己终究不是什么动植物学家,对于东土山中存在的猛兽,认知度也就只能到这种程度了,相对的,那对于非洲大草原的野生动物,自己因为以前常常看纪录片的缘故,反而知道的还要多一些。

双目渐渐闭上,孙长宁不由得在心中感叹,自己习武以来,至那次差点被唐严庭打死,从那以后,基本上就不愿意再把自己的命交托在老天爷的手里了。

即使是和源藤武对打,也是因为胜算有五成的缘故,而现在自己因为大意被那老虎拍了一掌,受了重伤,在借助金鲤鱼疗伤的同时,也只能把自己的性命托付给老天爷了。

“赌这种东西,终究不是好东西......能少赌,还是要少赌,这一次确确实实,是因为我的经验不足啊.....那几个东瀛人没有说错。”

孙长宁苦笑着叹气,闭目养神,试图陷入入定的状态。

其实孙长宁心中一直都有一个疑问,那就是那金鲤鱼真的还会按时出现吗?

虽然它每次在自己重伤的时候都会出现,从不爽约,但因为对方太过神秘,这反而让孙长宁每一次都心神不宁。

如果它这一次不出现了,那自己要怎么办?

是真的就在这山林当中,听天由命?

虎尸的血气迟早会逸散出去,最多三天,就会传遍方圆百里,人自然是不知道这里会有具虎尸的,但是野兽可以闻到,毕竟那些野兽的嗅觉,至少都是人类的二至三倍,而寻常的,基本上是以十倍为起始点。

自从上次,在梦中见到龙门时,那道人说的话,一直都让自己有些在意。

【“四十年修真学道,金鱼要换金丹.....”】

【“可这年岁未到,光阴只走过了一半,这怎么办呢?”】

【“你的年岁太轻了,还没有到时候呢。”】

【“你还需要继续磨练,路漫漫其修远兮。”】

【“下一次你见我,我就不是现在的我了。”】

道人说的是临别赠言,而那金色的鲤鱼和他又有千丝万缕的关系,从那一次和虞秋霖激战完毕,自己呼唤出金色鲤鱼的时候,就已经有些明白,这鲤鱼,似乎是类似武侠中真气一样的东西?

但似乎又有一些不同,这金鲤鱼只有在自己受伤时候才会出现,如果把人比作一个电脑主机,那么这个金色鲤鱼就是高级修复软件,只有在程序破损的时候才会自主启动。

当然,似乎也可以看做是....更新软件。

这只是一种比方罢了。

双目紧紧闭着,孙长宁陷入一种空灵的境界,那浑身的汗毛在抖动,感受着风与光的抚摸,而同时,那小腹处,有一股热流在缓缓升腾起来。

漆黑的景色当中,有金色的光渐渐显化了。

没有让孙长宁失望,金鲤鱼如约而至,似乎总是那么的准时,而这一次,同样的,开始在孙长宁的经络之中游荡,那些血管就像是江河,筋骨就像是桥梁,它宛如一位尽职尽责的修理工人,不断地开始缝补那些破损的地方,并且将它们变得更加坚固。

孙长宁的意识处于模糊的状态,气血的损耗与精神的疲惫让他无法仔细查看金鲤鱼的状态,不过最起码,他能够知道金鲤鱼正在他的身躯当中进行修理的工作。

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,总而言之,意识渐渐恢复正常,而那抹金光似乎完成了任务一般,缓缓的消弭于视线当中,但是这一次,似乎有些不一样。

孙长宁的眼中出现了一块石头。

金色的鲤鱼退入了那块石头当中,而后消失不见。

那是一块白色的石头,上面有些空洞。

紧接着,这块石头也不见了,仿佛就是幻境一般,而随之闪烁过的,是上一次自己看见的那条大河。

仅仅是出现了一瞬间,随着大河的消散,孙长宁的意识也恢复了清醒,而在清醒过来的一瞬间,那双目中出现的,就是那只大虎的尸体。

“沙沙!”

有野兽窜入草丛的声音响起来,同时伴随着的还有轻微的唾液味。

唾液味?

孙长宁耸动了一下鼻子,而后耳中清晰的传来了一些古怪且低沉的吟唱。

没有预兆的,那脑海当中,直接就蹦出一个字来。

“狼!”

山中的独狼!

那声音是狼的嘶吼,只不过非常的低沉,它似乎是饿了,在附近已经盘旋了很久,只不过因为这里死掉的是一只猛虎,所以它没有轻举妄动?

孙长宁仔细感觉了一下,而后猛然发现,自己的五感似乎更加的敏锐了。

思维更加的清晰,各种声音很轻易的就能听清楚,包括视线,也能看的更远了一些。

只不过,头还是有点疼。

湖南省职业病防治院预约挂号
北京市西城区展览路医院预约挂号
大庆知名癫痫病医院
治疗癫痫病南昌哪家医院好
营口市正规牛皮癣医院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