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女人

晴雯的如梦令第一百六十九章火炉旁的长老会上

发布时间:2019-11-22 22:42:58

晴雯的如梦令 第一百六十九章 火炉旁的长老会(上)

空山寂寂,鸟鸣嘤嘤,子夜时分,孤独的大西山包绕着沉睡中的河谷。

少一盘膝坐于村头银杉树下,回到村里这几日他总在深夜来此处打坐入眠,似乎这样那令人讨厌的黑色就不再回来招惹自己。

月亮还没升起,河谷里的大堰河已沉浸在墨黑的夜色中,只村头的一处草房仍灯火闪烁,那是村长耿丁的家。

红泥火炉,绿蚁焙酒,耿丁和三个长老围坐在火炉旁。

四老一少,五个人长长的影子被烛火投在墙上,影影绰绰的,不怒自威。

门,被一阵风给推开了。

确切的说,在石头堆砌的院落门口,半个月前才被耿丁置办、加固的大木门是被门外的气浪发力一斥,给撞开的。

月光从山坳里撒下,一位面目清矍、白发长须的老人衣袂飘飘,立于门前。

老人右手握着一根约二尺长的银杉木。

他并不急于进屋,而是轻轻摘掉头顶的披风斗篷,微扬起头,欣欣然地,将一张刻有岁月痕迹的沧桑面容浴在月光中……

他闭上眼睛,定在那里。今夜,月亮圆,清辉盛。

草房内的人们,远远地透过窗子望向这个立在院落门口的老人,也不问候,也不催促,各自呷着茶,默默地等候着他……

终于,老人“晒”够了月光,他几个健步跨入了草房的厅内。

大堰河四大长老之首,同时也是其中最年长的一位冷柯长老,他今晚这是来迟了。

村里无人清楚他年龄,更没有人问过这个问题。只有他自己知道,就连西山岩洞壁画上描绘的那个久远的猎狩猛犸象年代,距离他的出生也才差出四代银杉树的年轮。

若按辈分排,他该坐在大长桌正面第一把交椅上。可大堰河村的规矩是,无论大小事务,各位的座次一律按先后到会的顺序来排。

冷柯用眼睛微微扫视了一下四周,以目视礼问候了各位长老,然后,很自然地坐在最后一张椅子上。

耿丁吩咐咕咕道:“上茶。”

咕咕深施一礼,开始烧茶,无声的动作好像在云间行走的月亮洒下清辉时明时隐,她的动作时缓时涩,颇有古琴压弦的味道……

茶烧好了,咕咕按照古旧礼举杯齐眉,为客人奉上。

茶香袅袅间,低着头的咕咕听见冷柯深吸了一口弥散的茶汽,赞道:“好茶!”

咕咕抬眼再看手中,茶杯依然在她的手上,茶水邈遁,杯中已空。

柯长老一向神龙见首不见尾,近百年来,他这是中断腾云之练,第一次回到大堰河村来。甭说九岁的咕咕了,就连村长耿丁也没有见过他几面。

“啪——”,冷长老将一块银杉木放在桌子上。

杉木的木身发白、纹路缜密、线条刚硬,上面一层浓厚的包浆与杉木木质自然地长在了一体……

木皆有品,这块杉木在烛火的照射下发出铮铮铁骨般、锐不可挡的杀气。

“听说少一那娃子得了根银杉木?唉,真是没想到,后生可畏呀!”冷柯探手**着这根溜光发亮的银杉木,仿似不经意地提及。

耿丁正要回答,见长老南尚边说边放下手中的茶碗:“少一这小子运气真是不差啊!?莫非那根木头也是银杉王杉霸公的?!”

随即

,南长老又冷冷地补了一句:“可惜啊,即便如此,怕也还是不能改变他废柴的命数。”

火炉内,沸茶发出“咕咚咚——”的声音,穿过火苗,咕咕远远地盯着冷柯那根银杉木。

对比少一从大西山拿回来的那根,咕咕正琢磨着两根的区别,结果,一时间忘记了火边煨着的、对火候要求极严的茶罐。

耿丁看了一眼咕咕,将袖子一挥,桌对面的咕咕遂长发清扬。

这缕清风滑过咕咕的发梢,吹动桌上的巾帕,抹向罐下的火苗,一眨眼,茶罐下的火变小了。

冷柯慢悠悠地重复:“废柴?!”

突然,冷长老一个推手,将桌案上的银杉木抛给了南尚,银杉木在飞行时撩起满屋的煤灰柴屑……

南尚手一伸,中指和食指将杉木夹住。

冷柯眼睛一眯,煤灰柴屑凝然不动,悬于半空,所有飘起的衣袂转而纹丝不动。

“哗——”

尘屑如星光般服服帖帖地下落到地上,衣袂也重新贴在身上……

咕咕看得张大了嘴巴。

“银杉木果真名不虚传。”南尚爱惜地用手反复摩挲着这根沉重的银杉木:“俗话说‘杉木在手,万金不换’啊!”

“哧——”

黑影一闪,杉木响应着南长老的指令,像一支没有箭头的大箭,径直刺向客厅西侧少一那间房子。

在杉木飞出前的一刹,一向少言寡语的谭二长老好像算好了一般,已然奋力一泼,把自己茶碗中的茶汤泼在了银杉木飞经的半空中……银杉木飞向少一房子的一刻,好似沾上了茶汤,中蛊般听话地瞬间坠落,砸断了就近的椅子扶手。

闪避中的木箫禾长老眼看着杉木于扶手上再度腾起,寻着主人般转了半圈,直回到冷柯身边,啪嗒一声重新落于桌上。

原来,外表瘦弱、实则老辣的冷柯,稳如泰山地收回了杉木。

南尚看到谭二再次扬起手中茶碗的杯口,于半空中接回了刚才泼出去的茶汤,他强压住惊异,叹道:“几日不见,谭兄这架势,看似离破境之期不远了。”

沉默中,谭二低头吹了吹碗里的茶,轻轻抿了一口。

咕咕瞥了一眼这位比耿丁要年轻许多的南尚长老,心说:“村里都盛传,若不是你姑丈去世早,就凭你这猴急的性子、不稳的功夫,如何轮到你袭了长老之职?!”

耿丁见一时间其他三位长老面色变幻莫测,不禁起身,笑道:“几位老哥哥难得光临寒舍,可别为了区区一根银杉木伤了大家和气。”

冷柯点头,算是给东家耿丁了一个面子。他欲开口说话,眉头先是一颤。

几位长老看到冷柯表情不对,正待垂询,又见他轻轻摆了摆手,示意无事,四人也就没再追问。

冷老爷子表情已恢复正常,他双目紧闭,呼吸匀整。

原来,在银杉木回到主人身边的同时,一股奇异的力量随银杉木而来。

冷柯只稍一勘察,便排除了其他四老的嫌疑。

这股沁入杉木的力量有股女子的阴寒之气,没有掩饰好,轻易给露了端倪。

热书推荐:猫腻大神新作《》、忘语大神新书《》、陈风笑新书《》、尝谕大神新书《》

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0三医院怎么样
胶南市人民医院
济南看癫痫去哪个医院
晋中治疗妇科医院
新疆治疗性病医院哪家好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