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情感

国家持续加大农田水利投入

发布时间:2019-12-04 16:17:23

程永康 陈斌

水利是农业的命脉。近年来,国家持续加大农田水利投入

,各地大型农田水利和灌区配套设施得到很大改善。然而,与之配套的“毛细血管”———小农水由于投入不足而形成梗阻,致使农水设施综合效益打了折扣

,广大基层干部群众热切期盼———

初冬时节,樟树市吴城水库除险加固施工现场,涌动的是浓浓的建设热情:10余辆装载车卷尘挟土,来往穿梭,30多名工匠一字排开

,砌石补缝,100多名农民正忙着挑运石块和砂料……

越是灾害之年,越要大兴水利。陪同采访的樟树市水利局局长刘清华说:“农水设施在今年的抗旱保粮中发挥了大作用,基层政府和农民群众尝到了甜头,兴修水利的热情普遍高涨。”

据了解,今年,该市已开工的农田水利项目 100余个,有水库除险加固、圩堤加高、中低产田改造、农村饮水安全、灌区配套节水、小型农田水利设施、农村生态环境建设等 7大块,投资规模达 1.02亿元。

旱情当头,田不叫干地不喊渴

作为赣抚平原粮食主产区

,樟树市早在 1985年就是国家商品粮基地县(市)之一,并在2004年和2007年被评为全国粮食生产先进县(市)。

今年7月“双抢”以后,该市连续32天无有效降雨,但晚稻总产量却仍然达到 2.41亿公斤,比去年增产 4.02%,实现了自2004年起连续6年稳定增长。

究其原因,樟树市农业局局长付长生解释说:“旱情当头不减产,一是良技、良种、良法的推广提高了单产;二是农水设施确实发挥了积极作用,全市52.4万亩晚稻中只有15.7万亩轻度受旱,平均每亩减产10%到15%,与以往减产过半相比,算得上是受害不成灾

。除此之外,全市大多数地方的农民群众冬种也有了保障。”

在阁山镇韶塘村田间,一寸来长的油菜苗长势喜人

,一片翠绿。村民张湖平11月20日特意起了个早,从集镇买回肥料赶着给自家油菜地施肥。“往年种下了油菜基本不怎么管,今年的情况有些不同了。”

张湖平说的情况不一样,指的是全村农田灌溉水源地———横山灌区清淤项目在今年3月底全面竣工。该项目自去年下半年开始,由上级扶持9万元、农民筹资12万元共同实施,3000多亩农田从中受益。“一份耕耘一份收获,油菜的效益虽比不上水稻,但现在总省了地里缺水的担忧吧。”地里不“差”水让张湖平觉得冬种还是有干头的。

市水利局的一份统计报表表明,1998年以来,樟树市实施农田水利建设项目350多个,新增有效灌溉面积2.3万亩,并改善了 25万亩农田的灌溉条件。

相同的年景,为何有着不同的光景

在阁山镇的渡桥村,看着地里稀稀拉拉的红花草,村民李欠根脸上写满了无奈。更让李欠根心痛的是,村里的水田地势高,加上没有任何提灌设施,晚稻受旱减产得厉害。“8亩晚稻,赶上年景好少说也能收个7000多斤,今年只收了 4500多斤。”

刘清华告诉我们,这几年国家加大了农田水利的建设力度,项目资金主要投向了大型灌区,水库加固了,干渠修通了,但与之配套的小农水明显投入不足,导致了许多支渠、斗渠、毛渠等末级渠系年久失修、带病运行,骨干工程的综合效益打了折扣。

自1998年以来,该市重点工程水利项目总共投资 4亿多元,而用于小农水的投入不足 2000万元。该市万亩农田以下的圩堤15条,还有11条没加固;小二型水库94座,一半还没除险;山塘850座,电灌站475座,80%老化失修严重。

“相比面广量大的水利需求,现在的投入是杯水车薪。”刘清华说,“全市近300个村,每年才20多个小农水项目,每个项目仅10多万元,也只够修修补补,解决不了大问题。”

创新机制,建管并重保畅通

农田水利是一项系统工程,如果部门条块分割,各干各的点,项目难以匹配。“就我们一个县级市,涉及农田水利项目的就有水利局、财政局、国土资源管理局、农业开发办、发改委等10多个部门。项目规划及布局上缺乏统一考虑,建设投资标准也不一致,农田水利建设难以形成合力。“当然,大兴小农水建设也不能只是等、靠、要,各个地方也应积极探索多元化的投入新机制,激发广大人民群众的主体意识,让民间资本在水利建设中充分涌流。”刘清华说。近年来,樟树市采取“国家拨一点,市里配一点,乡镇奖一点,群众投一点”的多渠道投资方式,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资金短缺的状况。以阁山镇韶塘村横山水库除险加固及灌区整治项目为例,该项目上马时,国家专项资金只有9万元,然而镇里出台奖励政策,承诺只要村民愿意自筹资金,镇里将按照所需资金的30%给予奖励。在政府的引导下,这个人口不足2000人的村庄在3天内就筹到了10多万元资金。

如何避免水利工程有人修、没人管的现象?刘清华认为,可以按照“谁投资、谁受益、谁管护”的原则,深化小农水产权改革,组建农民用水合作组织,逐步形成产权受益户共有、用水户参与管理和“以林养渠”、“以鱼养塘”、“以库养会”、“专兼职管护”等有效模式,让农民的事情由农民办、农民管,使基层水利“事能议起来,活能干起来”。

盐城白癜风医院
广州民生肛肠医院在线咨询
三亚治疗性功能障碍费用
宁夏治疗盆腔炎费用
长沙治疗包皮过长医院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