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情感

战破云霄 第42章 死亡邀请

发布时间:2019-11-23 01:48:40

战破云霄 第42章 死亡邀请

战斗以出乎意料的大胜结束,陈家没有损失一人。打扫战场之后,陈家众人也不多做停留,迅速返回,全体人员闭门不出,着手准备随时都可能爆发的大战。

经过这一战,斩杀了金家和朱家的气武境三星的长老各一名,气武境二星的强者各两名,极大的消弱了两家的实力。

两大家族的实力被削弱,陈远山安心了许多,加上强横崛起的陈征,敌消己长,他们陈家已经拥有和两大家族正面一战的实力。

陈霸道一家被杀,不安定的因子被铲除,家族走向团结。大长老也是一改往日作风,全力支持陈远山。陈家空前凝结在一起,一致对外。

众长老商量让陈征掌管一些家族事务,陈征却婉言拒绝了,不是他不想帮忙,是他自知不擅长管理家事,若是强行插足只会添乱,满含歉意的回到院落修炼去了。

另一面,金家和朱家收到大长老、二长老等人被伏杀的消息,直接陷入了暴怒之中,朱迪峰更是差diǎn率领朱家众|dǐng|diǎn|人直接攻向陈家,最后被谨慎的金元彪挡了下来。

“朱兄!越是愤怒越是要冷静!朱大长老和金田长老等人被杀,我们的实力下降了近乎一半,冒然进攻,没有胜算!陈远山此刻恐怕就等着我们送上门去!”

“该死的陈征!该死的陈远山!该死的陈家!早知道这样,一开始就应该强行灭了他们!”朱迪峰满腔怒火,却无处发泄,将屋内的桌椅打的稀巴烂。

他心中无比的后悔,同金家结盟的时候顾忌出师无名,没有第一时间攻打陈家,现在却被算计,陷入了被动的局面

咆哮了半天,他才慢慢冷静下来,“金城主有何高见?”

金元彪也是满脸的愤恨,闭着眼考虑了半天,缓缓説道:“为今之计,只有请人帮忙了!”

“嗯!看来只有如此!”朱迪峰diǎndiǎn头,咬着牙説道,“这一次决不能手软,一定将陈家杀的鸡犬不留!”

在金元彪和朱迪峰商量阴谋的时候,陈征一个人站在偏僻的院落,拿着长剑静静而立,好像是在发呆。

其实他不是在发呆,而是在领悟。

和朱家大长老的一战,他虽然取胜了,可是胜的并不轻松,他认真的回想着整个战斗过程,总结经验教训。

朱家大长老的那势大力沉的一刀,给他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,那一刀快而有力,并且散发出一股类似于势的力量。

想到这里,陈征突然有了一丝顿悟。势,无处不在。既然拳可以有势,为什么刀剑不可以有势呢?

拳可以有势,剑也可以有势!

陈征静静的看着手中的长剑,回忆着朱家大长老攻出的“迎风破浪斩”,回想着拳势,领悟着剑的势。

势,本来就是一种极为玄奥的东西,绝大部分的武者,就是看到别人施展,也看不明白,更别谈领悟了。

如果有人知道陈征凭空想象剑势,一定会嘲笑他狂妄自大,不知道天高地厚。然而,一切皆有可能,凡事都有例外,悟性极高的陈征冥想了半天之中,突然动了起来。

手中的长剑凌空刺出,似慢实快,轨迹飘忽,飘荡着一股让人眩晕的东西。

“唰唰唰……”

一剑刺出,紧接着数剑刺出,眨眼之间便是几十剑,剑剑层叠,剑影满空,一股逼人的凌厉气势散发而出。

“咔!”

一声脆响,长剑所指十米之外的的一个水缸,突然炸裂开一道裂缝,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蔓延开来。

剑招不停,剑势越发浓郁,水缸终于不堪压迫,咔一声破裂开始,水缸里的水哗啦一声,淌了满地。

果然有剑势!

陈征大喜,虽然他只是领悟了一diǎndiǎn剑势的皮毛,但是剑势的威力已可窥见一斑,若是和拳势一样练到削成,定然会提升不少的战斗力。

接下来的日子,陈征便躲在自己的院落的昼夜不停的修炼,白天练剑,领悟剑势,晚上修炼引气决,不断的淬炼武脉中的原气,稳固修为境界。

一晃十天过去,陈征气武境三星的修为境界得到了进一步的稳固,对剑势也是有了更深的理解。

十天之内,金家和朱家反常的安静,没有采取任何行动,甚至停止了对陈家各处商铺的袭扰,一切好像恢复了往常的平静。

这一天,陈征修炼了一会之后,找到父亲了解金家和朱家的情况,却突然收到了金家的邀请函。

邀请函説的很客气,金家大xiǎo姐金玲十八岁生日,请陈家家主陈远山和陈征少爷,前去赴宴。

一看便有阴谋。

陈征和父亲陈远山对视一眼,谁也没有开口説话。家族中的极为长老却已经开始了讨论。

“家主,绝对不能去!这明显是个鸿门宴!他们一定是设好了陷阱,等着杀我们!”

“若是不去,岂不是被人笑话没有胆量!如今金家和朱家已经势弱,要想杀我们恐怕没有那么简单!”

“杀我们是不简单!但是金家是他们的地盘,对环境不熟,我们贸然前去,要面对各种埋伏和暗算,势必处于劣势!”

“宴会邀请的不只是三大家族,还有日出城其他的名流,他们不可能公然暗算我们!我们前去,正好借机打压两家的气势!”

“怎么不可能暗算我们!他们这些之徒,什么事情干不出来!我建议不要去!”

“好了!都闭嘴!”大长老打断了乱哄哄的众人,看了看陈远山,“听听家主怎么説!”

陈远山往椅背上一靠,沉思了半天,看向陈征,“征儿,你怎么看?”

陈征挠了挠头,平静的説了一个字,“去!”

“去?”

闻言,不少反对前去赴宴的人一声惊呼,心中暗道,真是少不经事,明显是个陷阱,还硬往里跳,还是年少轻狂呀!

然而,他们并将反对的意见説出口,因为陈征现在在陈家的地位,直逼大长老,有很重的话语权。

众人齐齐看向陈远山,此事还是要家主定夺。陈远山却是相当的淡定,看着陈征笑问道:“理由?”

“谁都知道这是一个陷阱!金家和朱家肯定认为我们不会前去!若是我们去,正好出其不意,打他们个措手不及!”陈征分析道。

“嗯!我也是这么想的!”陈远山微微diǎn了diǎn头,很赞同陈征的説法,随之宣布道,“我们去!”

“家主……”

“不用多説了!就是龙潭虎穴,我们也要闯上一闯!”

还有人想要劝阻,却被陈远山一摆手制止了,他环视了一圈,站起身来説。

“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!我们和金朱两家迟早一战!不如出其不意,打他们个措手不及!此时不要走漏风声,下去准备!”

“是!”众人领命而去。

是日,金家张灯结彩,遍邀日出城各界名流,金元彪为女儿金玲成年,举行盛大的宴会。城主府宴会大厅,坐满了日出城各界dǐng尖强者,互相寒暄之后,悄声议论起来。

“怎么不见陈家的人?”

“这不是废话吗!金家和陈家的关系已经势同水火,怎么可能还有来往!”

“我可是听説金元彪给陈家发出了邀请函!”

“切!发了有什么用!谁都知道这是个陷阱!你以为陈家是傻子吗?他们是绝对不可能来的!金城主公开发出邀请函,只不过是为了寒碜一下陈家!”

“原来如此!还想来看出好戏呢!看来是看不到了!”

议论声中,金元彪、金玲、朱迪峰等人满面春光的走进大厅,随意的看看了众人,相继落座。

众人立刻起身寒暄,“恭喜金城主千金成年!”

金城主哈哈一笑,示意众人坐下,然后伸手指向身旁主宾位上的一位中年人,説道:“今天为金玲举办宴会是假,欢迎刘海龙刘帮主才是真正的目的!”

听了金元彪的话,所有的来宾都是一愣,敢情这场宴会不只是为金玲举办成人礼这么简单!

“刘海龙?刘帮主是谁?”

众人互相对视,觉得这个名字很耳熟,一时间却又想不起来是谁!

“难不成是鲨天帮的副帮主刘海龙!”

人群中突然想起一个人的惊呼声,紧接着所有的人都想起来了。

刘海龙,是日出城海域最凶恶的海盗团鲨天帮的副帮主,人送绰号鬼鲨。劫杀日出城出海的佣兵和武者不计其数。

“金元彪怎么把他请来了?难道他不知道刘海龙是日出城所有佣兵和武者的敌人吗?他为什么要这么做?”

“一定是请来对付陈家的!传言刘海龙可是气武境五星的强者,而且还是一个一品魂师,实力相当强横,同境界之内,绝无对手!”

“金家也有不少人死在鬼鲨的手上!金元彪难道忘了吗?这明明是引狼入室!混蛋!”

“xiǎodiǎn声!被听到就倒霉了!”

弄明白了刘海龙的来历,不少的人心生不满,不过却没有人敢站出来説话,因为每个人都知道自己不是刘海龙的对手。

金元彪当着众人的面隆重介绍刘海龙,后者却没有任何的表示,不耐烦的嗯了一声,旁若无人的端起酒杯,灌了一杯,吃起了菜肴。

金元彪的老脸一僵,十分尴尬,却也不敢动怒,陪笑道:“刘帮主果然好爽!众位也开始喝!”

“慢着!”

众人正要开怀畅饮之时,大厅之外突然传来呵止声,紧接着大大方方的走进了三个人。

众人都是一愣,纷纷朝三人看去,不看不要紧,一看顿时吃了一惊。来人的身份出乎所有的意料,三人正是陈家的家主、少爷和大长老。

所有人都断定不会来人的陈家,竟然来人了,而且仅仅是三人。

“他们还真敢来!他们这是来送死吗?”

“胆识可嘉!可惜他们做梦都想不到,金元彪邀请了鲨天帮的副帮主刘海龙!”

“此行注定是悲剧!”

见到陈远山三人,金元彪也是一愣,尽管他发出了邀请函,可是从来没有想过陈家敢真的来赴约,不禁心中后悔,没有设下埋伏。

“陈远山,你竟然来了!”

昆明治疗白癜风费用

汕头包皮过长手术

心血管病研究所怎么样

深圳罗湖哪里补牙又好又便宜

哈尔滨牛皮癣医院哪家好

小孩不爱吃饭原因
宝宝不消化吃什么食物
薏芽健脾凝胶疗程
薏芽健脾凝胶作用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