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情感

十界主宰 第七十四章 还施彼身

发布时间:2019-10-18 23:07:55

10界主宰 第七十四章 还施彼身

叶二爷一见魏狂刀身影,全部脸色完全暗淡下来。不说那几位执法使到底手段如何,单单这魏狂刀就不是一般人物。掌控圣武殿堂惩戒所,整个神风帝国谈之色变的人物,哪怕就是现今陛下也不敢轻视。

“叶家主,你胆子不小。公然勾结万灵堂,若不是山林兄告知,我们神风圣武殿堂都还被蒙在谷里呢?”

魏狂刀一脸阴沉,对着叶二爷阴阳怪气,其身后赫然有一列列血甲士卒浮现,将此地团团围住。

“哟!原来是你这个死肥猪,上次在我天穹书院逃了一劫,这一次居然还敢在小爷眼前现身,真是狭路相逢啊!”

叶二爷沉声不语,一旁的叶飞却是开口了。言语以内尽是不屑讥嘲,居然称呼神风圣殿高高在上的惩戒所掌控者为“死肥猪”,四周人皆是面色大变,一副看死人的目光。

本来大长老还想要招揽叶飞,一见对方如此不知死活,立时就呵斥起来,“大胆叶飞,狂刀大人在此,如此放肆,我叶家没你这等不知死活的小辈。”

魏狂刀眼神阴郁,叶飞他见过,当日在苍穹书院留下过深刻印象。甚至可以说是吃了大亏,不过他却是将主要原因归结在狄柳山以及几位书院长老身上。

毕竟叶飞只是个毛头小子,区区化筋境,哪里放在他心上。

他实在是想不明白,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屁孩,哪里来的胆魄,竟然敢侮辱他。他满脸的横肉尽显狠戾,往日诛杀无数邪端异类的煞气漫卷而出,混杂着周身血腥气,好似血海杀神,和其“血海浮屠”的名号倒是分外类似。

“叶飞,不得放肆!狂刀大人可是圣武殿堂的大人物,不得轻辱!”叶二爷在这等时刻,却是也呵斥起叶飞来。不过言辞隐忍,和大长老不大一样。显然是怕叶飞祸从口出,给叶家带来祸患。

叶飞看了叶二爷一眼,一脸怜悯道:“你这族长当得可真憋屈,我看你就乘此机会,退位让贤算了。人家都欺到门前了,你竟然还替对方保持颜面,不会是傻了吧?”

叶二爷1脸羞愧,他未尝不清楚眼前局面。叶家族长他可以不当,但是圣武殿堂绝对惹不得。

“哼!山林兄,这对叔侄沆瀣一气,勾搭邪魔外道,就此拿下,你没什么意见吧!”

魏狂刀冷哼一声,话音刚刚落下,大长老就一脸兴奋,点头道:“狂刀大人随意,我们叶家都是正派人士,这两个异端不知死活,已不算我叶家之人,听凭狂刀大人出手吧!”

他巴不得魏狂刀快点出手,若是就此拿下叶二爷,叶家其他族人纵有反对,也杯水车薪。

“好!那魏某就却之不恭了!”魏狂刀大喝一声,袖袍一挥,四周血甲卫士一个个真气勃发,转瞬间,凝为一片阵势。

“血海浮屠,给我镇压!”

魏狂刀单手一拍虚空,一抹血煞红云浮现而出,转瞬间就化为一片狂潮血海,朝着叶飞二人弹压而来。

叶二爷面色大变,魏狂刀鼎鼎大名,虽和他同阶,都是开元境武王。但是对方可是武王巅峰,加上圣武殿堂的霸道功法,足以和炼气境早期武尊过上几招,根本就不是他可以相比的。

心有戚戚之下,居然生不起抵挡之心。

关键时刻,叶飞清喝一声,大手一翻,伸到对方面前,“阵旗拿来!”

这一声听起来并没有多少气力,但是无可置疑。叶二爷竟然情不自禁地抖了抖袖袍,将那银灰色小旗取了出来,递到叶飞手中。

“小无相阵,给我移转过来!”

叶飞一把抓过那银灰色小旗,真气勃发,精神力灌注,随手一个翻卷,身后百草园上的森严禁制,立时化为1抹狂风,卷裹而来。

此番还没完,叶飞单手一个挥点,银灰色小旗赫然箭射而出,朝着血海激荡而去。

“砰!”

小旗射进血海当中,好似山岳轰砸巨海,卷裹出滔天巨浪。原本凝实的血海,一瞬间,却是炸裂而开。

“飞少,我来助你!”

叶山行朦胧鬼影浮现,急匆匆地就要冲上前去,却是被叶飞拦了下来。

“魏狂刀一身煞气,最是克制你这种鬼灵之身,大长老那里交给你,这魏狂刀还是由它对付吧!”

叶山行一听这话,也是恍然过来。他刚才一直没出来,也是想按兵不动,此番之所以一副急匆匆的样子,乃是为了表露忠心。叶飞既然不计较,他就放心了,立时就朝着大长老方向冲去。

叶家一众武师,此刻身形也不由自主随着小无相阵移转而来。目击家主落难,一个个满腔怒火。原本想要呵斥叶飞解开禁制,哪想到这时候阵法禁制松动,一个个恢复了自由之身。

“族长,大长老野心勃勃,我等绝不会让他得逞,请族长率领我等共抗强敌,挽救我叶家于危难之中!”

护卫统领李博康一声大喝,四周护卫武师群情激奋,一下子感染了叶二爷。一脸复杂地看了叶飞一眼,旋即朗喝道:

“众位叶家武师,听从叶飞号令,共抗强敌!”

在这等时刻,叶二爷竟然将指挥权交给了叶飞。小无相阵虽然非凡,但是圣武殿堂血海浮屠阵更是凶名滔天。之前才遭到挫折,也只有将这这番交到叶飞手中,才有一丝胜算。

叶飞一听这话,暗自点了点头。他这二叔,之前虽有昏聩,但是在这等关键时刻,却是半分也不胡涂。

他单手一个挥指,将银灰色小旗招了回来,身形一个后撤,到得叶二爷身边,对着4周武师大喝道:

“诸位体会阵法变化,不要抗拒!”

四周武师皆是一愣,他们片刻前还对叶飞咬牙切齿,被他“操控”而愤恨不已。但是这一刻,却是生不出抵抗之心,竟然不由自主地听从其言语来。

一方面,叶二爷这个叶家族长有吩咐之言。另外一方面,叶飞符道阵道实在是利害,他等人有心抗拒,也根本无济于事,之前就证实了这等事情的。

“该死!等老夫拿下族长之位,你等都要死!”

大长老勃然大怒,他本来对于叶二爷这些心腹就没抱有收服之心。本来想要用些甜言蜜语先行诱骗,事后再行算账的计划彻底抛弃。

“嘿嘿!叶山林,休得猖狂,让老夫会会你!”叶山行鬼魅身影飘来,和大长老噼里啪啦轰击在一起。

血煞浮屠阵在外,小无相阵在内,一个血焰滔天,煞气纵横。另一个却是风卷云涌,玄机变化,仿佛有无穷手段。

“哼!跳梁小丑,让万灵堂那三人出来,你等不是我对手!”叶家人同仇敌忾,魏狂刀却是不放在心上,东张西望。

叶飞冷冷一笑,道:“你想找万灵堂那三人,去阴曹地府吧!说不得你四人还能结伴而行呢!”

“小子,你找死!”

魏狂刀雷霆大怒,一把血色大刀挥动而出,朝着叶飞扇击而来。叶二爷哪会让对方得逞,眼前情景全靠叶飞操控小无相阵。

若是叶飞失事,他这个族长不当不要紧,但是累及身边人,给叶家带来大患可就不好了!

“魏狂刀,你欺人太甚。圣武殿堂是厉害,当我叶家可由不得你撒野!”

他挥使出一杆长枪,真气灌注,气势勃勃朝着魏狂刀的大刀迎击而去。

“铛铛”脆响,金铁交击。气势激荡间,一众武师乃至那些血甲卫士只觉得气血激荡,耳鼓生疼。

叶飞闲庭信步,挥使着银色小旗,四周翻卷

,将血煞浮图阵血腥煞气遣散。乃至不时激荡出小无相阵威势,给大长老和魏狂刀二人带来一定麻烦。

“山林兄,这小子有些麻烦,赶快让那三个小辈一起上,拖住他!”

魏狂刀久攻不下,他修为强了对方一筹,血煞浮图阵威势又加持而来,居然还拿不下叶二爷,不由得想起天穹书院年终比试前的情景。叶飞太过古怪,若是没有对付,任其胡来的话,恐怕又会阴沟里翻船。

大长老也觉悟过来,一掌拍开叶山行鬼灵虚影,对着身后3人性:“红莲,天仇,楚然,你等还不快过来!”

红衣少女三人立时觉悟过来,钻入血煞浮图阵中,朝着叶飞围聚而来。

叶飞一脸的漫不经心,对着红衣少女道:“你就是我二哥十年前捡回来的小女孩吧!你不是应当在黑水帝国嘛?怎样回我叶家来了?”

三人围击而来,叶飞却好似没有发觉,一副寒暄问询的模样。

“哼!小子,少空话!待我杀了你,看看叶楚生那忘八会不会伤心落泪!”

红衣少女冷哼一声,似乎对于叶飞提到的“二哥”很是来气,气势汹汹,一个跳跃,已然到了叶飞身前。

“看招,美丽流云!”

少女一声娇喝,萝袖中忽然将钻出一只彩带,迎风便涨,一瞬间暴涨百余倍,好似游龙一般,朝着叶飞缠聚而来。

叶飞似乎没什么准备,随手几个挥击,但是四周尽是柔力,将他气力弹转而回。这下子居然困于其中,全部身形彻底被淹没。

叶楚然叶天仇一左一右,眼见这般情景,大喜过望。他二人在叶飞手中吃过大亏,眼见这等时机,哪里会放过。雷霆手段发挥而出,齐齐都是小千叶手,将四周虚空笼罩的密不透风。层层禁制下,叶飞插翅难飞。

“你这逆子,赶快让开,等会丢了小命,可别怪为父没提醒你!”叶二爷在这等时刻,却是分心此处,冷冷言语传了过来。

这明明是父亲对儿子的忠告,但是听在叶楚然耳里,却好似在诓骗他一般。这几日想了无数遍的场景出现在自己眼前,他岂会放弃。

“我的事不用你管,你自求多福吧!”

叶楚然早就做了决定,否则今日也不会出现在此处。他和叶二爷说是一对父子,实际上二人之前关系可不融洽,本日是彻底绝了情谊,他绝不会有半分顾忌。

“楚然兄,好魄力。你放心,待神风之事1了。你随我去大乾,我会引荐一名六阶武尊,收你为关门弟子,以你的天赋,往后前途不可限量!”叶天仇蛊惑言辞传来,分外得意。

叶楚然也很是激动,1想到自己往后到了大乾,虎啸山林,龙吟九天,威风凛凛之气势,就情难自禁。

“二位倒是想得久远,先挺过我叶家家法之后,再图谋其他事情吧!”

锦绣红云以内,叶飞声音陡然响起,旋即一股威势爆发。红光漫卷,映衬着美丽红云,居然显现出一股血煞之感。

“这是……血海浮屠?”叶红莲大惊失色,1脸的难以置信。

“嘿嘿,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,这是阵法一道中最常见的手段了,用不着这么惊讶吧!”

甘肃好的妇科医院
襄樊妇科医院
德阳治疗白癫风医院
甘肃治疗白带异常方法
襄樊妇科医院哪家好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